徐小平:掀起中国创业人士的价值解放运动

2021-07-01 作者:未知   |   浏览(
无限连带责任把现代商业文明拉低了500年
  卢刚:刚刚非常激情,但我想提一个我一个人感觉有点不大对头的问题,你是资金投入人,我是创业人士。大家跟创业人士接触,大众都在资金投入,各种各样的资金投入人很多,无论是一线,还是二线的。近期碰到好几个例子,签一个资金投入的协议,其他人告诉我说签无限连带责任,这个事做不好整个身价都要赔进来,这种资金投入鱼龙混杂。不知晓你如何去看这种资金投入的现象?
  徐小平:我先讲解一下无限连带责任和有限责任两者有什么区别。有限责任是你公司倒了就倒了,你的房屋、你的老婆、你的小孩、你的家庭不会遭到任何损害,这是有限责任公司。这是资本主义的一个伟大创造,创业人士的风险就止于这件事,资金投入者给你钱,公司成了他就跟着你挣钱,公司失败了他就认输。
  我不知晓在座的有无人跟资金投入人签过无限责任关联的合同,就是公司倒了,你的房屋、你的家产要搭进来。这不是一个容易见到的现象,假如有人如此做,大伙必须要站起来谴责他,绝对不可以签如此的合约。另外大家也绝对反对所谓的对赌协议。
  真格基金为了改变这个状况,大家刚开始推出一页纸的合同,非常简单,精准到就是一句话,投300万占10%,有后续资金投入的时候大家有权跟投,就这么多。跟投是将来面的价格来投。大家今年又推出了2页纸的资金投入合同,一清二楚,有哪些权利、责任,绝对没一些你看不出来、看不明白那样的东西。
  近期大家遇见一件事,有一个创业人士融到B轮了,打开A轮的合同发现A轮合同上面写着资金投入人有权利任何时候需要把股份卖掉,假如企业的钱不足以还债,这个创业人士家庭的财产,房屋什么的都要跟进来。他们正在解决中,而且我相信可以解决掉,我感觉这就是把现代商业的文明拉低了500年。莎士比亚有一个戏剧叫《威尼斯商人》,夏洛克,不是《夏洛特烦恼》,他借给一个人3000金币,假如还不起就要割肉,最后夏洛克还是失败了,说要割肉不可以流血。目前让创业人士不只割肉还要流血,这是不对的。大家要做创业人士最好的朋友,做创业人士真的的合伙人,成为他们的一部分。
  资本不要太傲慢,不要太苛刻、太贪婪
  徐小平:有一次我跟一个特别喜欢的人在一块聊,假如你的公司破产了,你企业的财产、计算机、存款什么的要让这个资金投入人先拿走。他说资金投入人给了你钱,叫你去造船,这个船假如散掉了,他当然有权利拿回来一些木板。有没道理?没道理。资金投入人给钱是一块儿造船的,而创业人士拿到钱,他付出了精力、智慧,一生的时间在造这个船,他的权利应该跟资金投入人是一样的。不可以说我投钱了,我就有权利把最后一块木板拿走。当时我这位朋友也觉得这有道理,这就是商业文明,这就是大家把资金投入人的身份地位、把钱的价值放到智慧、时间、你精力的付出同等地位来讲,真的做创业人士的中国合伙人。
  我想强调的是资本不要太傲慢,资本不要对创业人士太苛刻或者太贪婪。人家想付出三年的时间创业,你付个3、五百万的USD,丢就丢了,人家付无限连带责任把现代商业文明拉低了500年
  卢刚:刚刚非常激情,但我想提一个我一个人感觉有点不大对头的问题,你是资金投入人,我是创业人士。大家跟创业人士接触,大众都在资金投入,各种各样的资金投入人很多,无论是一线,还是二线的。近期碰到好几个例子,签一个资金投入的协议,其他人告诉我说签无限连带责任,这个事做不好整个身价都要赔进来,这种资金投入鱼龙混杂。不知晓你如何去看这种资金投入的现象?
  徐小平:我先讲解一下无限连带责任和有限责任两者有什么区别。有限责任是你公司倒了就倒了,你的房屋、你的老婆、你的小孩、你的家庭不会遭到任何损害,这是有限责任公司。这是资本主义的一个伟大创造,创业人士的风险就止于这件事,资金投入者给你钱,公司成了他就跟着你挣钱,公司失败了他就认输。
  我不知晓在座的有无人跟资金投入人签过无限责任关联的合同,就是公司倒了,你的房屋、你的家产要搭进来。这不是一个容易见到的现象,假如有人如此做,大伙必须要站起来谴责他,绝对不可以签如此的合约。另外大家也绝对反对所谓的对赌协议。
  真格基金为了改变这个状况,大家刚开始推出一页纸的合同,非常简单,精准到就是一句话,投300万占10%,有后续资金投入的时候大家有权跟投,就这么多。跟投是将来面的价格来投。大家今年又推出了2页纸的资金投入合同,一清二楚,有哪些权利、责任,绝对没一些你看不出来、看不明白那样的东西。
  近期大家遇见一件事,有一个创业人士融到B轮了,打开A轮的合同发现A轮合同上面写着资金投入人有权利任何时候需要把股份卖掉,假如企业的钱不足以还债,这个创业人士家庭的财产,房屋什么的都要跟进来。他们正在解决中,而且我相信可以解决掉,我感觉这就是把现代商业的文明拉低了500年。莎士比亚有一个戏剧叫《威尼斯商人》,夏洛克,不是《夏洛特烦恼》,他借给一个人3000金币,假如还不起就要割肉,最后夏洛克还是失败了,说要割肉不可以流血。目前让创业人士不只割肉还要流血,这是不对的。大家要做创业人士最好的朋友,做创业人士真的的合伙人,成为他们的一部分。
  资本不要太傲慢,不要太苛刻、太贪婪
  徐小平:有一次我跟一个特别喜欢的人在一块聊,假如你的公司破产了,你企业的财产、计算机、存款什么的要让这个资金投入人先拿走。他说资金投入人给了你钱,叫你去造船,这个船假如散掉了,他当然有权利拿回来一些木板。有没道理?没道理。资金投入人给钱是一块儿造船的,而创业人士拿到钱,他付出了精力、智慧,一生的时间在造这个船,他的权利应该跟资金投入人是一样的。不可以说我投钱了,我就有权利把最后一块木板拿走。当时我这位朋友也觉得这有道理,这就是商业文明,这就是大家把资金投入人的身份地位、把钱的价值放到智慧、时间、你精力的付出同等地位来讲,真的做创业人士的中国合伙人。
  我想强调的是资本不要太傲慢,资本不要对创业人士太苛刻或者太贪婪。人家想付出三年的时间创业,你付个3、五百万的USD,丢就丢了,人家付出的是青春。我强调的是这一种新的价值观,新的意识,新的思维方法。所以你们去见资金投入人的时候,是跟资金投入人平等的关系,而不要把他们当爷爷。资本至今为止,虽然我是搞资金投入的,但我感觉这个现象需要改变。赞成的鼓掌,我不可以得罪了资金投入人,又得不到创业人士的支持。(笑)
  创业人士没有失败,除非你不敢
  卢刚:目前鼓励大众创业,不少青年都想创业。大众创业之后青年是否变得浮躁了,声音越大大伙仿佛越失去价值观了。
  徐小平:敢于创业,相信自己,追求将来本身就是一个伟大的价值观。陈胜吴广说了,王侯将相宁有种乎,马云、俞敏洪他们势必老去,这个年代还是青年的年代,这句话是滚滚的浓浓的鸡汤。当你创业的时候,有哪些问题吗?没任何问题,由于不创业你的工作也是拿着其他人的钱,反正是拿其他人的钱,假如你能创业,并且能找到钱,为何不呢?
  第二,美团和点评合并了,但美团创业的时候,有多少青年加入了他们。一个创业人士在创业的时候要认真做事,好容易做人,取得市场的认可、合伙人的尊敬、顾客的赞扬,就算这个事业不成功,你肯定可以在整个中国创业的生态体系中找到你的与众不同的地方。所以创业人士没有失败,除非你不敢。
  要鼓励每一个青年最大程度地发挥个人价值
  卢刚:譬如说我是创业人士,我还怕职员跑掉,职员都非常不错,他们也想创业,作为创业人士我如何解决这个矛盾?
  徐小平:你看卢刚也是一个坏人心态了,资本家心态。你一定打过工,这恰恰是大家要解决的一个问题,老板应该鼓励青年最大程度地发挥他们的个人价值,如此你才能得到最伟大的职员,最伟大的合伙人。假如这个合伙人在你那干了一段时间,真的由于你的桥梁通向了他的将来,通向了他梦想的那个平台上去,他会感谢你,你就创造了一个商业平台。
  我在这儿讲一个故事,真格基金有一个资金投入副总裁,搞游戏的。在一年半以前,有人花特别高的代价挖他走,他说我不走,我热爱真格基金。我说你装孙子,你骗我。我作为老板,我对你说,倘若我觉得你适合,我会给你钱,投你,给你钱助你做基金,我会成为你的一部分。他听了非常感动,在今年上半年就加入了另外一家公司,条件好的已经不可抵挡了(这个公司目前是110亿的市值,他是最牛的股东之一)。我说你必须要去,不要安慰我,结果他就去了,他跟老板商量,给了真格基金不少资金投入的机会,他出去为我创造的价值不亚于呆在真格基金创造的。
  这就是尊重人才、帮人才、鼓励人才自我成功,由于创业本身是达成个人价值的终极事情。你有一个创业团队,无论是合伙人,还是职员,要鼓励他们发挥他们的终极潜力。至于说是否留在你的团队里面,我感觉无关紧要,这种结果就是中国的创业环境得到了很大的提高。
  卢刚:这也是创业人士胸怀的问题,胸怀要宽阔。
  徐小平:我感觉不要称作胸怀,是一种价值观,有这种价值观的人你的公司就会做到很很大。敬爱的俞敏洪老师创建了新东方,我加入了新东方,某种意义上是以一个雇员身份进来的,王强也是后来代理的,大家一块奋斗。俞老师作为伟大的老师鼓励大家创业,然后大家就成长起来了,这对整个中国年轻人人,整个中国社会,对我来讲,都是一件好事。当将来有人为你打工的时候,你也要鼓励他们追求他们的梦想、达成他们的梦想,把他们的个人价值通过你的帮忙和他一个人的努力达到极限。
  做到最好,坚持下去,就肯定能做到最大
  卢刚:目前咱们都在说国际化,感觉国际化是一个大浪潮,感觉创业人士的梦要做的非常伟大才有前途,当然也有人说大的梦让BAT去做,创业人士找一个小的点就好了。
  徐小平:这是两个问题,一个是需不需要国际化的问题,二是需不需要做大的问题。国际化,中国的BAT 都没国际化,他们的业务还都在中国的家,但在中国出现了另外一批公司,譬如说大疆,他们刚开始目的就是国际市场。他们或许还没成为世界最大的公司,但他们的国际化带来的是什么?刚开始的水平就是世界第一的。譬如说当他刚开始就是以国际市场为水平标准、为各种价值标准的时候,肯定可以反过来占领国内市场。这是国际化的定义,但不幸的是中国还没一家公司真的的可以达到那个程度。我期望微信可以慢慢的让全世界的人都来用,总而言之,至今为止大家连看到一个世界级企业的机会都没。Facebook 一个小小的工具就成为了一家国际化的公司,中国的市场够大,不论你干什么,螺丝钉、打火机,领带、鞋子,还是做机器人,还是高端大气上档次的东西,说实话你刚开始就是在全球角逐。像四川卧龙熊猫能活至今,由于熊猫没天敌,你刚开始就有天敌,就算你不想占领国际市场,你也需要要瞄准国际的水平,从而发起你的角逐。
  做大这件事,我觉得最小的公司也要想如何做大,你应该有做大的野心、梦想和布局。当然刚开始你也可以说我就想做一个小小的咖啡馆、面馆,最后我把它做成味千拉面、星巴克。真的好的创业人士刚开始的布局就是根据人才布局,整个思路格局。
  新东方那个时候才几千个学生,大家想的是为了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,大家培训300个学生,但这个过程由于大家有格局,由于大家有理想主义,大家还真的做成了一个伟大的机构。刚开始真格基金只有3000万USD,但大家有一个口号,真格基金要干什么?世界上最大的小基金。大在梦想,大在对创业人士的热爱,大在对行业的颠覆。
  卢刚:说的具体一点,看目前的O2O,大伙都感觉格局要做大,按摩的、敲背的这部分也都是O2O,你感觉格局大吗?
  徐小平:任何一个行业中国都奇大无比。美团刚开始做的时候我不知晓是如何做的,我说另一个,美菜是真格基金投的解决饭店提供链的公司,小伙子是窝窝团的开创者,他的口号就是让天下做菜的人再也不需要买菜。我相信他能做的非常不错。无论你干什么,必须要在你这个范围做到最好,你能做到最好,坚持下去,你就肯定能做到最大。
  幸福的家庭都是一样的,不幸福的公司各有各的不幸
  卢刚:之前聊天的时候,你也提到去年、前年出了不少公司是非常有潜力的,但慢慢的不少公司就没身影了,你感觉重要的问题在哪?
  徐小平:大家都想成为独角兽,不少公司做了3、四十亿USD也会崩溃,幸福的家庭都是一样的,不幸福的公司各有各的不幸。大家投了一家公司,肯定是一家一百亿USD的公司,他们做的是很颠覆性的业务,他居然在如此一个颠覆性的范围里说大家悄悄做,不要引起政府的注意,结果他没注意到政府,政府注意到了他,禁止了他这种模式。三个月将来,这个行业另一个巨头崛起,或许他们公关做的好,或许他们政府关系做的好。原本他们是占领了先机的公司,但就是缺少这种格局观,我要颠覆一个行业,我如何能不跟政府管理部门交流,这个词叫政府公关。他们感觉非常遗憾。
  假如你真的会颠覆这个产业的话,必须要使企业的各个主要部
相关文章